2015年7月3日星期五

毁灭性的创造者

在过去的几个月,大马第四任首相再次耍他的老把戏。掌握了几十年激烈的实践后,大马的第四任首相已将破坏的艺术提升至最高的水平。他以抨击大马最具远见的首相—东姑阿都拉曼(Tunku Abdul Rahman Putra Al-Haj ibni Almarhum Sultan Abdul Hamid Shah,1903年2月8日-1990年12月6日)开始其终身破坏的职业生涯。缺乏远见的第四任首相只是不停地攻击东姑那真正具有远见的社会经济政策。第一任首相确保大马的法治不被妥协,而大马的司法体制更是名列整个共和联邦之最。东姑阿都拉曼非常明智地推行一个平衡的经济增长与发展政策,即一个如此聪明及高瞻远瞩,即使到了今天第四任首相还未开始明白那是什么一回事的政策。在其执政的22年里,第四任首相为大马经济制造了许多结构性不平衡的问题,这些问题至今依然缠绕着大马经济。东姑阿都拉曼正确地推行政策以现代化及发展农业。同时,他也积极落实政策以将大马工业化。例如,现代及工业化八打灵的创造正是该政策的结果。东姑阿都拉曼将马来文定为官方语言,但他也确保英语是所有大马人最重要的实际语言(这项政策与李光耀为新加坡的作为同样明智)。在他的高瞻远瞩政策下,马大迅速成为整个共和联邦顶尖的大学之一。它是如此的具名望以致大马所有种族都渴望考上那所大学。建立在一个以表现为基础的社会,当时的大马正迅速向前迈进。因此,整个国家得以通过一个可持续的方式发展与进步。然而,他晓得马来社群较其它社群需要更多的协助。因此,像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MARA、联邦土地统一及复兴局(FELCRA)、国家稻米及水稻管理局(NAPRA)、大马农业发展研究院(MARDI)、联邦农业销售局(FAMA)、农业银行、国家企业公司(PERNAS)及大马橡胶发展公司(MRD)等的一系列政府机构皆为特别协助马来社群而设。但是,他经常被批评没有给予马来社群所需的足够重视,并让非马来社群从中得益,这些批评由当时被认为是“极端”且幼稚的第四任首相为首。讽刺的是,其他社群也觉得被忽略。这种情况只能发生在一位将整个国家利益至于首位,而非单一社群的政治家身上。由于一个精心设计的1969年5月份事件,东姑阿都拉曼不可原谅的被赶下台。猜猜是谁在他无理被驱逐的事件上发挥重要作用?学者R. S. Milne及Diane K. Mauzy具信服力地指出那是第四任首相无情的攻击成为东姑阿都拉曼倒台的主要因素。他随后在1970年辞去首相一职。

尝到权利的滋味后,他随后破坏大马备受推崇的教育体系(例如,自此大马人的英语水平持续下跌)、打击大马法律及辛苦被建立的司法制度(猜猜是谁解雇了大马大法官?)、大马君主制度、解雇一名副首相(另一名副首相在当他的助手才五年便辞职)、将大马第五任首相(一位有胆量对抗第四任首相愚蠢及糟糕经济政策的首相)推翻及如今即将重复他一生用于摧毁大马的激情。

两周后,第四任首相于1981年7月16日宣誓就职。他当首相的首六年是如何的呢?

在大马享有最佳的牛市后(从1974年至1981年中旬),隆综合指数于1981年6月30日以540点触顶
第一,隆综合指数于1981年6月30日的峰值是大规模破坏和大马在接下来22年霉运到来的征兆。从1981年中旬开始,隆综合指数经历了其史上最糟糕的熊市。该熊市于1986年5月7日以171点触底—在暴跌了70%之后,这熊市长达近五年之久。大马经济在1985/1986年经历大萧条。失业率飙升至双位数。大马银行和证券经纪系统一团糟。大马所有主要的行业皆惨不忍睹。大马的产业市场崩溃。当时并没有全球危机。美国、日本及欧洲正直繁荣。纽约交易所及东京交易所皆在上扬。

他的政府在1981年以“廉洁、高效、可信赖”的口号执政,但这迅速转变为“谎言、偷窃、盗取”。它迅速地卷入财务丑闻和经济风暴。该风暴以惊人的规律性爆发,许多惊人和大规模到足以令大部分发展中国家(但未如大马般资源丰富)破产的丑闻发生。这不仅仅涉及普腾、柏華嘉(Perwaja)、马航、大马重工业机构(HICOM)及玲珑集团等无数的公司。第四任首相愚蠢地在80年代初期试图垄断全球锡市,毫无令人惊讶,他面对悲惨的失败,那是任何一位一年级经济本科生都可以预先告诉他的结果。在90年代初期,他的金融冒险记令国家银行成为货币投机者,并亏损了数十亿美元,而那个他所谓的白痴却赚取数十亿美元。

大马土著金融(Bumiputra Malaysia Finance)一个大多数大马人,特别是40岁以下的人士并不熟悉的名字。在1983年7月份,那是当时世界历史上最大的金融丑闻。它发生在香港,作为大马土著银行有限公司(Bank Bumiputra Malaysia)的其中一个单位,大马土著金融因被有名的公众人物虹吸至其私人银行账户而亏损高达10亿美元。该事故涉及谋杀、自杀及大马政府高官的参与。最终,它被大马政府所拯救。杀死被派送至香港调查失款的土著银行副经理Jalil Ibraim的Mak Foon Tan被判决死刑,而参与盗窃大部分资金的大马商人George Tan在他的嘉宁集团(当时香港最大宗的破产)破产后被收监。这事故最重要的部分是没有任何大马政治人物被捕捉或惩罚。一份由独立委员会准备的白皮书揭露了内阁会议记录显示第四任首相批准为投入更多的金钱以控制该丑闻。32年后,大马人依然无法真正理解到底大马土著金融及嘉宁集团发生了什么事。大马土著银行经过多次的拯救后已化身为联昌国际银行。

乔治·索罗斯已为第四任首相标上“威胁到自己国家”的标志。这确实是过于保守的说法。他其实是大马毁灭性的创造者。他所创造的一切皆被他毁灭。他创造了普腾及大马重工业(记得HICOM吗?)而结果他毁了大马羽翼未丰的制造业。他创造了“裙带关系”从而破坏了大马经济竞争力的特点。竞争力是提高效率和生产力增长的关键。他创造了金钱政治并在这个过程中摧毁了东姑阿都拉曼、敦陈修信、敦Sambanthan、胡先翁及敦Suffian等的心血。他创造了纳闽岛、浮罗交仪,双子塔而轻易破坏大马具丰富潜力的农业和大宗商品领域。在创建自己作为一个领导者的同时,他已摧毁了其他所有人。

所以,他的首五到六年任期完全是一个灾祸。纵使是巴达维在他担任第五任首相时也较他做得称职。随后的16至17年令大马更加的毁灭。

大马的实际经济
显然的,大马的平均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在1961年至1981年期间较1982年至2002年期间的增长明显大幅迅速。简而言之,第四任首相较敦胡先翁、敦拉萨和东姑阿都拉曼的表现差劲。不奇怪但这简单的事实却不是所有大马人都知道。更甚的是,1982年至2002年的大马经济表现更常被人提及。与其是一个经济奇迹兼虚假的赞美,大马当时的经济表现其实只是平平无奇。这是一个经济海市蜃楼,但却被大肆宣传为一个经济奇迹。
大马从1961年开始分为两个重要时期的经济表现
按名义基础而言,大马的平均国内生产总值在1961年至1981年期间每年以11.9%增长。这也较1982年至2002年每年9.3%的增长迅速。

大马于1982年至2002年的实际经济表现带出了大马是否可以在大马人不需付出如此重大代价下(成果却微乎其微)取得更多经济增长和发展的关键问题。

大马经济表现将大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与其在亚洲的邻国相比。得到的结果是大马在1982年至2002年期间的经济增长确实非常乏善可陈及令人失望。
大马在1982年至2002年经济表现更惊人的层面

在1982年,韩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1千895美元而大马的则为1千852美元,仅仅是43美元的小差额。

20年后的2002年,韩国享有1万零6美元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而大马则自我鼓励的享有仅仅是3千915美元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到了2002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巨大差额是6千零91美元。

大马应该知道1MDB的一切吗?答案肯定是的。大马人应该知道大马土著金融、柏華嘉、马航、锡市场和国家银行货币丑闻、牺牲普通大马人的利益而令自己成为超级豪门的亲信及无尽的腐败名单的一切吗?答案肯定是的。大马人也应该被充分的告知当吉隆坡正面对办公室过剩时那超级昂贵布城的必要性、为何吉隆坡国际机场得位于雪邦而成为世上最远的机场及大马人也应该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可以从我们所有政治领导人身上看到应尽的全部责任。
   
Source: iCapital.biz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