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8日星期六

到处都是熊市

对全球金融市场来说,这是多么疯狂的一周啊。数以百万计的希腊人决定孤注一掷要求改变。在周日的公投中投出了一个大大的“不”。历经五年艰难的紧缩后,债务和赤字却毫无削减,他们已没有心情再继续了。失业率停留在26%,青年失业率高达50%,进一步紧缩并不是正确的措施。这令人惊讶的结果在全球引发了一系列的冲击。

当我们下笔时,希腊这场戏剧还在继续。没有人知道希腊是否会退出欧元区,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未来使这个古老却苦难的文明真正复苏,它需要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正在迅速上升。这种结局带来的后果将是严重及全球性的。这将是场灾难。

中国的两个股市继续遭受血洗,两个股市持续下跌。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禁止持股5%以上的股东在半年内出售股份,以缓解股市的抛售压力。
   
然后,使这一周更加惊心动魄的是,纽约交易所暂停了所有股票交易4个小时。停牌是从美国东部时间上午11:32分开始的。和其它股市一样,纽约证交所之后暴跌,尽管出现了这样奇怪巧合的暂停交易。

在这样的全球恐慌下,原油价格直线下降,西德克萨斯中间基原油似乎再次突破50美元。似乎油价下跌还不够,马来西亚警方搜查了国有的一马发展公司(简称1MDB)的办公室。据路透社目击者称,警车停在该公司在吉隆坡市中心的办公室外,该建筑已经拉起了警戒线,而吉隆坡综指再次跌破1,700点。

熊市四处蔓延,资威的首席执行员面有喜色地注视着这一切。由于陈鼎武管理的基金保持着相当高的现金水平,熊市的袭击对这样一个老牌基金经理来说意味着一件事,即低风险和高回报的机会。随着市场的下跌,现金的价值有所上升。谁说雇佣这样一个律己奋发的基金经理是在浪费钱?持有现金并不容易。因此,随着市场的下跌,是部署这些现金的时机了吗? 

经济指标随处可见,而欧元区的前景和美国的货币政策充满不确定因素,这一期的《资本投资》将再次求助于深奥的图表和技术指标来寻找股市时机的线索。

图一显示了1982年至今的每月摩根斯坦利世界股票指数(简称MSCI全球指数)及其移动平均乖离指标(简称MACD)。显而易见,月度MACD处于看淡。因此,我们看到的熊市还处于起步阶段。MSCI全球指数还需要再下跌50%才能见到主要支撑点。哇,这存在着许多次下跌的空间,而导火线也可以有很多。
  
伦敦股市也是如此 – 参见图二。随着其每月MACD呈现看淡分歧,富时100指数正接近重要阻力位,它需要下降50%才会出现重要支撑点。显示道琼斯运输平均指数的看淡月度MACD。这一指数相当重要,因为它对全球经济状况很敏感。在连续7年的牛市后,道琼斯运输平均指数显示,一个大熊市正在上演。而这一指标的大熊市意味着,全球性的经济衰退不会太远了,可能就在2016年。
 

亚洲也未能幸免。即使是印度,在备受瞩目的纳伦德拉·莫迪的带领下,也无法逃脱全球熊市的打击。图四显示,其月度MACD刚转为看跌。由于菲律宾股市与其每月MACD(图五)形成了看淡分歧,因此,它将迎来一个严重的熊市。鉴于2016年是菲律宾的总统选举年而又可能是另一个奸商当选,因此,马尼拉股市也无法摆脱全球性的打击。哪怕只是50%的调整,都意味着3,000点的跌幅。

毫无意外,雅加达股市与其月度MACD也呈现了看淡分歧 – 参阅图六。同马尼拉一样,即使是50%的调整,也会使雅加达呈现暴跌。更为糟糕的是,澳洲ASX 200指数也与其月度MACD呈现了看淡分歧 – 参阅图七

接下来是吉隆坡交易所。在出现看淡分歧一段长时间后,其看淡的月度MACD已更为深陷 – 参见图八。对这个熊市来说,大马隆综指的初步下行目标将是1,200点左右,或者比现在水平低500点。长达6、7年的涨势落幕的原因有很多,《资本投资》已经提及了不少。

Source: iCapital.biz

2015年7月4日星期六

称职的领导人

今日的中国

今日的中国是世界上最令人振奋、生气勃勃及成功的经济体。到底是什么因素激发中国能在过去数年报上这般令人难以置信的表现?在“今日的中国”过去的部份里,我们已经检讨过其经济结构、成长泉源并探讨其目前的状况及其未来。

称职的领导人
中国经济的成功已引发了对所谓的“中国模式”许多的兴趣及好奇心。众多的研究均针对经济政策改革如何导致中国经济表现奇迹般转型。相比之下,只有稀少的研究是针对改革背后的人们。尽管政策的改革在引领中国出色转型甚为关键,能够在前辈遗留下来成功的根基上进一步建立的历届领导亦在中国成功转型中扮演一个重要角色。

拥有适当的继承人是确定一个国家或公司长期成功的重要因素。一家公司或一个国家也许鉴于领导者的热诚、能干及具正确的宏愿而拥有一个强势的开始。然而,尚若那些领导人没有被拥有相同或更好素质的人所继承,那么该初始的成功将消失。该公司不是消失就是成为一个庸俗的机构。对一个国家而言,其可变得贫穷及落后。至今,中国一直能够产生极度能干及足以承担重任的领导人。中国是如何在一个似乎缺乏透明度或民主程序的系统中做到这一点呢?

有别于实行传统民主选举的国家,即有时候候选人的外表及魅力比他或她的才干重要,为了能够往上攀爬,中国的领导人必须经过多层次的测试及磨练。因此,中国的领导人往往较为年长及更有经验。最重要的是,中国具有一个系统化及任人唯贤的领导晋升程序。

任人唯贤的政治体系在中国已有很长的历史。早在隋朝(即581年至618年),科举用于鉴定人才及招聘官员以为朝廷服务。在这系统下,来自不同背景的人才均有机会为皇帝服务。科举是中国皇朝政府一千三百年来最重要的筛选和招聘系统。最后一次的科举考试于1905年由垂死的清朝所执行。

在中国共产党(CCP)接管政权之后,于1952年推出了全国高等教育高考或俗称为高考为其主要的大学入学考试。然而,在文化大革命前,高考于1965年被废除。在毛泽东逝世及四人帮被逮捕之后,中国政府决定政府官员应在各方面具备强大的技术知识及专业才干,这远比革命热情来得重要。随着重点的变化,学历及经验变成了政府及CCP干部晋升的主要标准。

由CCP组织部门所发行的《条例》(条例)为CCP人力资本管理(县/处级以上的干部)最重要的指南。根据该条例,一名干部必须具备以下条件方能晋升至CCP的领导位置:
  1. 提任县处级领导职务的,应当具有五年以上工龄和两年以上基层工作经历。
  2. 提任县处级以上领导职务的,一般应当具有在下一级两个以上职位任职的经历。
  3. 提任县处级以上领导职务,由副职提任正职的,应当在副职岗位工作两年以上,由下级正职提任上级副职的,应当在下级正职岗位工作三年以上。
  4. 一般应当具有大学专科以上文化程度,其中厅局级以上领导干部一般应当具有大学本科以上文化程度。
  5. 必须完成一系列由党校所提供的训练。
一个委员会将被成立以审核被推荐晋升干部的表现。通常,干部的上级、同级及下属将接受访问以评估该干部的表现。一项民意调查也会展开以审核公众对该干部的满意或不满意层度。为了达到顶峰,一名干部可从CCP的阶级或公务员梯级向上攀爬。若选择CCP分层阶级的途径,一名干部通常从基层开始领导,之后才顺序往乡、县、部门、省级,及最终向CCP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及政治局常委前进。若选择了公务员的路线,一名公务员通常从单位开始领导,之后顺序往科、处、局、及部级阶级前进。一名省级的党委书记与内阁部长的等级相等。若一个人满足了各个等级服务的最低年限,他将需要至少二十年左右来达到副部级。

在晋升国家领导梯级的漫长过程中,一名官员通常必须在政府、各省的党职及政府下属机构中轮流服务。 顶级领导人通常会在国外接受进一步的训练。这是一个极艰难及竞争激烈的过程。根据清华大学教授,贝淡宁,在700万领先干部当中,每14万人中只有一位能够达到省/部级。然而,如此严格及全面的训练亦确保只有最好的才能达到二十五个成员的政治局。

相反的,风险资本家及学者,李世默说:"奥巴马在担任总统之前的经历,放到中国可能连个县长都当不上"

Source: iCapital.biz

交易的矛盾

新加坡今年庆祝她独立50周年。在这50年里,该渺小且无资源的国家从一个相对贫穷及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的国家变成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并且拥有看似确定是光明未来。在庆祝她第50个周年之际,李光耀的存将对整个庆祝周年氛围产生有意义的差异。

或许,他不在是命中注定。也许,今年他的逝世是为了对新加坡人传达一个强有力的信息,即当事态似乎是最安全和确定的时候,这却是他们最不确定的时候。也许,这个信息将是他对新加坡将延续其在过去50年的胜利和磨难中所取得成功的最大贡献。毕竟,他一直担心新加坡在他死后将会变得如何这个课题上。

本周的《资本投资》将探讨50岁的新加坡。有别于一贯的分析员般的撰写,除了干燥的统计和数据外, 这篇撰写也将包含资威首席执行员的观察,因为自1973年以来,他一直是新加坡的常客。事实上, 他的长头发在1974年于樟宜国际机场被修剪。当时新加坡的条例是当男人的头发长至触摸到衬衫领子时,他们是不允许进入新加坡的。

许多新兴国家很难取得新加坡在相对简短的50年里所取得的成就。就经济而言, 她有许多可夸口的,其中很多是她的邻国所羡慕的。就国家建设,虽然这对于一个年轻的国家而言, 国家建设仍在进展中,今天的新加坡比50年前具更高的凝聚力和混合力。然而,在50年的历程中,新加坡经历了许多不确定性、痛苦的重组、深刻的反省、甚至质疑她继续生存的能力。鉴于她当前的成功,今天的新加坡人很容易认为这50年的历程大致上是一帆风顺的。然而,现实是完全不同的。例如,1973至1974年的第一次石油危机严重打击了新加坡。新加坡的道路和建筑物在晚上是黑漆漆的,由于油价飙升和供应短缺,霓虹灯和建筑灯光等都被关掉了。在“1985/86年的萧条”日子更加困难。例如,它永远地改变了股票经纪行业,新加坡和吉隆坡的证券交易所终于分开了。有许多低迷的年份、许多危机、许多挑战以及在经济和社会永无休止的重组必要。

在新加坡展开其未来50年之际,由于当地和全球因素,未来的3 - 5年内预计将充满挑战和不确定性,并且将会是至关紧要的。
显示,新加坡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在2009年和2010年大幅飙升之后,在过去的4 - 5年里显然已经大幅放缓。从2011年到2015年的平均增长比从2003年到2007年慢得多。从2011年开始,即使其综合引导指数在保持一贯正面的读数方面也面临困难。当前这引导指数的下行趋势需要被密切关注。
表现如此疲软的原因之一是全球经济的低迷。由于全球经济环境的低迷,这一趋势在可预见的未来都不太可能改善。相反,大家有正当理由担心全球经济在2016年 和2017年 可能会进一步走弱,鉴于已老龄化的美国经济复苏料将减弱,而欧元区、日本和中国这些主要经济体无法抵消美国的疲弱。对于一个小型开放型的经济来说,外部经济的局势至关重要。她也指望不上亚洲的邻居们。泰国仍然处在心惊胆战的政治瘫痪中。印尼Jokowi总统正面对着重组印尼的艰难任务。越南仍然徘徊在市场改革和实行计划经济之间。菲律宾将于2016年举行大选,如果历史可以借鉴的话,那9千万的菲律宾人可能又会迎来一个牛仔总统。然后,马来西亚,一个充满希望的国家因太多的空头支票而瘫痪不前。
新加坡的每月出口数据,无论以美元还是新币计算,都相当平坦。

新加坡国内也有许多隐忧。第一个是关键的房地产市场。尽管泡沫才刚刚开始,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很早就采取措施使楼市降温。这一决定相当明智,因为随后的几年 房价 就出现大幅增长,由于本地人和外国人坚持不懈的购买。由于先发制人的措施,新加坡房市在至今为止的两年里持续降温,并且逐渐受到控制。然而,房地产市场的 持续疲软可能很容易受到外部事件或危及的打击。银行的存贷比率正处于令人担忧的水平–。
利率过低而流动性在长时间内过于充足。
除了在2008年美国主导的经济危机的很短的一段时间外,新加坡的失业率在8、9年来一直徘徊在充分就业的水平。为了满足强劲的需求,外国劳动者蜂拥而至,使这个小国不得不面对各种社会性问题,如拥挤的城市、公共交通、礼仪和文化等问题。这引发了当地居民强烈的负面反应,并产生了强有力的政治信息,即适可而止。随着对外国人限制的加深,新加坡的充分就业经济受到了一 大制约。如果没有强大的可持续行的生产率增长,新加坡经济将只能以龟速前进。
承蒙持续的经济增长,新加坡一直享受着充分就业。
在资威首席执行员的印象中,新加坡政府一直孜孜不倦地想要提高生产率,试图找到各种解决办法来维持和改善它。现在,随着国内人均生产总值达到56,319美元,新加坡的口号是提高生产率。
显示了它离实现“到2020年时每年生产率达到2-3%”这一雄心勃勃的目标越来越远。2010年推出的《生产率与创新贷款计划》是维持生产率增长的一个重要步骤。如今时间过半,提高生产率的措施需要改进。可以肯定的是,过去几年内不管管理任何规模的经济体都相当艰难,更不用说,像新加坡这样的小船,它很容易因全球海浪或海啸而摇摆。但新加坡在过去30多年内没有出现过生产率负增长的情况,除了经济衰退期间。因此,情形不是政府的计划行不通并需要重新制定战略,就是本地和全球局势是大家都得在这样的趋势下生存直到出现改善为止。是否有,或是能不能有其他结构性因素在起作用?
根据资威首席执行员过去几年来往新加坡的经历,他注意到新加坡人逐渐西方化的趋势。不幸的是,主要是西方主义的肤浅和负面的因素在影响着新加坡人。他们有一种普遍意义上的自满情绪,尤其是年轻人,在他与当地人接触的过程中,很多人都不了解为什么新加坡能如此成功。找到一个高薪职位很容易。在毕业之后或继上一份工作后闲置好几个月很常见,而且他们有这样的本钱。各行业的员工流动率都有所上升。新加坡人都不再有“饥饿感”,工作和生活的天平向生活倾斜了不少,也许过头了。在2008年美国主导的全球金融危机前,每到周五下午,澳洲的职员们的心都飞离了办公室。现在,新加坡也出现了这种趋势。对个人而言,这种现象和趋势是难以量化的,但新加坡政府也许需要深入调查并仔细研究生产率负增长的社会性原因了。

一个国家对于改善国人生活水品的能力几乎完全取决于它能否提高其每个工人的产出效率又名生产率。新加坡政府对这一点的意识是肯定的(如果马来西亚的政治家能对这个关键概念有所领悟,马来西亚将是一个比现在更为繁荣的国家)。但是知道它的重要性是一回事,能够实现它则是另一回事。新加坡政府虽在过去实现了其生产率目标,但正如《资本投资》在以上写道,即使是最好的计划策略也可能被当下的全球经济形势给阻碍。

鉴于当下的全球经济形势,其中有全球总需求不足以及通过量化宽松的竞争性货币贬值,新加坡可能至少在短期内需要调整她的一些政策和措施。其中之一务必要调整的就是汇率。大马人深知新元历来有多强劲。资威的首席执行员还记得当一令吉相等于一新元的日子。在新元对比令吉已升值之际,显示了新元对比美元的实力。以购买力评价为基础,新元对比美元已连续多年被高估 – 参阅。新元是时候像1997至2001年时走弱。通货膨胀已不是个问题。当新加坡在应对如实现生产率增长、创造一个创新型经济、不断上升的企业经营成本及为商品和服务出口提高竞争力等关键问题之际,较为疲软的新元可以为新加坡经济罗出一些喘息的空间。


新加坡已是个高收入国家。她需要确保她不会如同日本、法国、意大利等国家一样进入高收入陷阱(这个短语是由资威的首席执行员首创的)。即出现经济停滞以及有人民认为减少工作量就是等于智能工作的现象。正如托马斯·爱迪生曾说: “大多数人之所以会错过机会是因为机会往往都穿着工作服又看起来像是很艰辛的工作似的”
         
"大多数人之所以会错过机会是因为机会往往都穿着工作服又看起来像是很艰辛的工作似的"托马斯.爱迪生
               
               
虽然如瑞士,挪威,瑞典,丹麦等的小经济体能够提供一些宝贵的经验教训,但新加坡需要找到自己的风格、能力和特色。新加坡必需从仅仅依靠诸多政府关联公司和跨国公司来成长和发展的模式中出走来。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旅程,因为它意味着,新加坡得相信并且让自己的人民,企业家和商人来率先带领新加坡的下一个发展阶段。许多像是创新科技、奥兰等企业都已尝试并且失败过。甚至是作为如全球品牌的新加坡航空公司也正在寻求各种方式来保持其地位。较小型的公司如面包物、斯坦福土地等仍在发展中,但它们仍然离全球竞争力公司的指标非常遥远。

与过去几十年来不同的是新加坡在未来几年内将比以前面临更多的政治不确定性。谁将会接替李显龙并成为有效的领导者,肯定是很多人悄悄问的一个问题。在与当地人的交谈中,资威的首席执行员寻不出答案。世上虽有许多有能力的技术官僚,但要作为一个小而非常成功的经济体的首相或高级部长,要求就不止于此了。

或许一个强劲的反对党的出现会有助于创造与栽培更精明并具有战斗力的政治领导人来带领新加坡,以让她的成长和发展更上一层楼。虽然新加坡没有面临像马来西亚令人沮丧的情况,即马来西亚各层面的政治家永远在彼此争吵,但作为一个年轻的国家,新加坡政治体制的成功脱变并没有简单的捷径。

也许投资者也与李光耀有着同样的后顾之忧。新加坡股市 – 参阅
– 一直表现不佳,不仅相对于其他市场,但与国家以往的成功经验相比亦是如此。在2007年达到高峰的8年之后,新加坡海峡时报指数仍在努力达到新的高点。法兰克福DAX指数、标准普尔500等也早已超越了2007年的峰值,但新加坡市场仍低于其2007年峰值的16 %。图九也显示了与1997年之前的时期相比,升值速度已变得更为缓慢。与此同时,估值也没有高得离谱。在投资者都在寻找安全的选择,而收益率又如此之低的全球环境里,新海峡时报指数的不良表现正发出着一些忧人的信息。
如今与年轻一代的新加坡谈话是件令人既能放宽心灵及眼界又会制造焦虑的事。他们有自信又口齿伶俐,深信自己对光明的未来是有保障并且是理应的。他们把这一切当作是理所当然的。然而,当在进一步探讨之下,发现他们对于他们国家的成功因素不是很了解。看似开放的心态,但事实上,他们的思想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得狭隘。正是这种成功的矛盾是人们需要警惕的。
                 
Source: iCapital.Biz
   

2015年7月3日星期五

毁灭性的创造者

在过去的几个月,大马第四任首相再次耍他的老把戏。掌握了几十年激烈的实践后,大马的第四任首相已将破坏的艺术提升至最高的水平。他以抨击大马最具远见的首相—东姑阿都拉曼(Tunku Abdul Rahman Putra Al-Haj ibni Almarhum Sultan Abdul Hamid Shah,1903年2月8日-1990年12月6日)开始其终身破坏的职业生涯。缺乏远见的第四任首相只是不停地攻击东姑那真正具有远见的社会经济政策。第一任首相确保大马的法治不被妥协,而大马的司法体制更是名列整个共和联邦之最。东姑阿都拉曼非常明智地推行一个平衡的经济增长与发展政策,即一个如此聪明及高瞻远瞩,即使到了今天第四任首相还未开始明白那是什么一回事的政策。在其执政的22年里,第四任首相为大马经济制造了许多结构性不平衡的问题,这些问题至今依然缠绕着大马经济。东姑阿都拉曼正确地推行政策以现代化及发展农业。同时,他也积极落实政策以将大马工业化。例如,现代及工业化八打灵的创造正是该政策的结果。东姑阿都拉曼将马来文定为官方语言,但他也确保英语是所有大马人最重要的实际语言(这项政策与李光耀为新加坡的作为同样明智)。在他的高瞻远瞩政策下,马大迅速成为整个共和联邦顶尖的大学之一。它是如此的具名望以致大马所有种族都渴望考上那所大学。建立在一个以表现为基础的社会,当时的大马正迅速向前迈进。因此,整个国家得以通过一个可持续的方式发展与进步。然而,他晓得马来社群较其它社群需要更多的协助。因此,像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MARA、联邦土地统一及复兴局(FELCRA)、国家稻米及水稻管理局(NAPRA)、大马农业发展研究院(MARDI)、联邦农业销售局(FAMA)、农业银行、国家企业公司(PERNAS)及大马橡胶发展公司(MRD)等的一系列政府机构皆为特别协助马来社群而设。但是,他经常被批评没有给予马来社群所需的足够重视,并让非马来社群从中得益,这些批评由当时被认为是“极端”且幼稚的第四任首相为首。讽刺的是,其他社群也觉得被忽略。这种情况只能发生在一位将整个国家利益至于首位,而非单一社群的政治家身上。由于一个精心设计的1969年5月份事件,东姑阿都拉曼不可原谅的被赶下台。猜猜是谁在他无理被驱逐的事件上发挥重要作用?学者R. S. Milne及Diane K. Mauzy具信服力地指出那是第四任首相无情的攻击成为东姑阿都拉曼倒台的主要因素。他随后在1970年辞去首相一职。

尝到权利的滋味后,他随后破坏大马备受推崇的教育体系(例如,自此大马人的英语水平持续下跌)、打击大马法律及辛苦被建立的司法制度(猜猜是谁解雇了大马大法官?)、大马君主制度、解雇一名副首相(另一名副首相在当他的助手才五年便辞职)、将大马第五任首相(一位有胆量对抗第四任首相愚蠢及糟糕经济政策的首相)推翻及如今即将重复他一生用于摧毁大马的激情。

两周后,第四任首相于1981年7月16日宣誓就职。他当首相的首六年是如何的呢?

在大马享有最佳的牛市后(从1974年至1981年中旬),隆综合指数于1981年6月30日以540点触顶
第一,隆综合指数于1981年6月30日的峰值是大规模破坏和大马在接下来22年霉运到来的征兆。从1981年中旬开始,隆综合指数经历了其史上最糟糕的熊市。该熊市于1986年5月7日以171点触底—在暴跌了70%之后,这熊市长达近五年之久。大马经济在1985/1986年经历大萧条。失业率飙升至双位数。大马银行和证券经纪系统一团糟。大马所有主要的行业皆惨不忍睹。大马的产业市场崩溃。当时并没有全球危机。美国、日本及欧洲正直繁荣。纽约交易所及东京交易所皆在上扬。

他的政府在1981年以“廉洁、高效、可信赖”的口号执政,但这迅速转变为“谎言、偷窃、盗取”。它迅速地卷入财务丑闻和经济风暴。该风暴以惊人的规律性爆发,许多惊人和大规模到足以令大部分发展中国家(但未如大马般资源丰富)破产的丑闻发生。这不仅仅涉及普腾、柏華嘉(Perwaja)、马航、大马重工业机构(HICOM)及玲珑集团等无数的公司。第四任首相愚蠢地在80年代初期试图垄断全球锡市,毫无令人惊讶,他面对悲惨的失败,那是任何一位一年级经济本科生都可以预先告诉他的结果。在90年代初期,他的金融冒险记令国家银行成为货币投机者,并亏损了数十亿美元,而那个他所谓的白痴却赚取数十亿美元。

大马土著金融(Bumiputra Malaysia Finance)一个大多数大马人,特别是40岁以下的人士并不熟悉的名字。在1983年7月份,那是当时世界历史上最大的金融丑闻。它发生在香港,作为大马土著银行有限公司(Bank Bumiputra Malaysia)的其中一个单位,大马土著金融因被有名的公众人物虹吸至其私人银行账户而亏损高达10亿美元。该事故涉及谋杀、自杀及大马政府高官的参与。最终,它被大马政府所拯救。杀死被派送至香港调查失款的土著银行副经理Jalil Ibraim的Mak Foon Tan被判决死刑,而参与盗窃大部分资金的大马商人George Tan在他的嘉宁集团(当时香港最大宗的破产)破产后被收监。这事故最重要的部分是没有任何大马政治人物被捕捉或惩罚。一份由独立委员会准备的白皮书揭露了内阁会议记录显示第四任首相批准为投入更多的金钱以控制该丑闻。32年后,大马人依然无法真正理解到底大马土著金融及嘉宁集团发生了什么事。大马土著银行经过多次的拯救后已化身为联昌国际银行。

乔治·索罗斯已为第四任首相标上“威胁到自己国家”的标志。这确实是过于保守的说法。他其实是大马毁灭性的创造者。他所创造的一切皆被他毁灭。他创造了普腾及大马重工业(记得HICOM吗?)而结果他毁了大马羽翼未丰的制造业。他创造了“裙带关系”从而破坏了大马经济竞争力的特点。竞争力是提高效率和生产力增长的关键。他创造了金钱政治并在这个过程中摧毁了东姑阿都拉曼、敦陈修信、敦Sambanthan、胡先翁及敦Suffian等的心血。他创造了纳闽岛、浮罗交仪,双子塔而轻易破坏大马具丰富潜力的农业和大宗商品领域。在创建自己作为一个领导者的同时,他已摧毁了其他所有人。

所以,他的首五到六年任期完全是一个灾祸。纵使是巴达维在他担任第五任首相时也较他做得称职。随后的16至17年令大马更加的毁灭。

大马的实际经济
显然的,大马的平均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在1961年至1981年期间较1982年至2002年期间的增长明显大幅迅速。简而言之,第四任首相较敦胡先翁、敦拉萨和东姑阿都拉曼的表现差劲。不奇怪但这简单的事实却不是所有大马人都知道。更甚的是,1982年至2002年的大马经济表现更常被人提及。与其是一个经济奇迹兼虚假的赞美,大马当时的经济表现其实只是平平无奇。这是一个经济海市蜃楼,但却被大肆宣传为一个经济奇迹。
大马从1961年开始分为两个重要时期的经济表现
按名义基础而言,大马的平均国内生产总值在1961年至1981年期间每年以11.9%增长。这也较1982年至2002年每年9.3%的增长迅速。

大马于1982年至2002年的实际经济表现带出了大马是否可以在大马人不需付出如此重大代价下(成果却微乎其微)取得更多经济增长和发展的关键问题。

大马经济表现将大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与其在亚洲的邻国相比。得到的结果是大马在1982年至2002年期间的经济增长确实非常乏善可陈及令人失望。
大马在1982年至2002年经济表现更惊人的层面

在1982年,韩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1千895美元而大马的则为1千852美元,仅仅是43美元的小差额。

20年后的2002年,韩国享有1万零6美元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而大马则自我鼓励的享有仅仅是3千915美元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到了2002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巨大差额是6千零91美元。

大马应该知道1MDB的一切吗?答案肯定是的。大马人应该知道大马土著金融、柏華嘉、马航、锡市场和国家银行货币丑闻、牺牲普通大马人的利益而令自己成为超级豪门的亲信及无尽的腐败名单的一切吗?答案肯定是的。大马人也应该被充分的告知当吉隆坡正面对办公室过剩时那超级昂贵布城的必要性、为何吉隆坡国际机场得位于雪邦而成为世上最远的机场及大马人也应该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可以从我们所有政治领导人身上看到应尽的全部责任。
   
Source: iCapital.biz